【草鱼】生产性能&肠道抗氧化能力&肠炎抵抗能力
栏目:水产案例 发布时间:2021-06-03
只需1.2mg/kg抗菌肽,草鱼增重100g/尾!

从购买回来暂养14天的草鱼中,选取540 尾健康草鱼(初始体重:226.48±0.68 g/尾)随机分入18 个网箱,随机以3个网箱为一个处理,共6个处理。每个网箱为一个重复数。以不同添加量的蝎源性抗菌肽的试验饲粮分别饲喂,蝎源性抗菌肽由深圳市圣西马生物技术有限公司提供。
如表1所示,处理1到6的蝎源性抗菌肽添加量分别为0.0、0.6、1.2、1.8、2.4、3.0mg/kg饲粮。

表1:试验设计


    蝎源性抗菌肽对生长中期草鱼生产性能的影响    

IsCT对生长草鱼生产性能和肠道生长的影响见表2。与未添加组相比,随着IsCT水平的升高到1.2mg/kg饲粮,末重(FBW)、增重百分比(PWG)、特异性增长率(SGR),采食量(FI),肠重(IW)均显著升高(p<0.05)随后均显著降低(P<0.05)。饲料效率(FE)和肠长(IL)随着IsCT水平的升高到1.2mg/kg饲粮而显著升高(P<0.05),随后逐渐降低。

另外,基础日粮组的肠长指数(ILI)和肠体指数(ISI)与IsCT日粮组比较无显著性差异(p>0.05)。本次试验各个处理组的存活率均为100%。

表2:饲粮IsCT对生长中期草鱼生产性能和肠道生长的作用


肠道微生物屏障是维持动物肠道健康的重要屏障之一。蝎源性抗菌肽对生长中期草鱼肠道微生物的影响见表3。

饲粮中添加蝎源性抗菌肽显著降低生长中期草鱼肠道有害菌大肠杆菌和嗜水气单胞菌数量,在添加水平为12mg/kg达到最小值,之后逐渐上升,分别于2.4mg/kg与1.8mg/kg显著上升(P<0.05)。

饲粮中添加蝎源性抗菌肽显著增加肠道有益菌乳酸杆菌数量,在添加水平为1.2mg/kg时达到最大值,之后逐渐下降,于3.0mg/kg时下降显著(P<0.05)。

这些结果表明,适宜水平的蝎源性抗菌肽改善了生长中期草鱼肠道微生物平衡。

表3:蝎源性抗菌肽对生长中期草鱼肠道微生物数量的影响




    蝎源性抗菌肽对生长中期草鱼肠道抗氧化能力的影响    

肠道的健康很大程度上与肠道抗氧化能力有关蝎源性抗茵肽对生长中期草鱼前肠、中肠和后肠氧化损伤和抗氧化能力的影响见表4、5、6。

--- 前 肠 ---
表4:蝎源性抗菌肽对生长中期草鱼前肠肠氧化参数


脂质过氧化产物丙二醛(MDA)含量随蝎源性抗菌肽水平的增加显著降低,当蝎源性抗茵肽水平上升至12mg/kg时达到最小值,之后逐渐上升,于2.4mg/kg时上升显著(P<0.05)。

蛋白质氧化损伤产物蛋白质羰基(PC)含量随蝎源性抗菌肽水平的增加逐渐降低,当蝎源性抗菌肽水平上升至1.2mg/kg时达到最小值之后逐渐上升,当添加水平为3.0mg/kg时上升显著(P<0.05)。

T-AOC
含量随蝎源性抗菌肽水平的增加逐渐增加,当蝎源性抗菌肽水平上升至1.2mg/kg时达到最大值,之后逐渐下降当添加水平为2.4mg/kg时下降显著(P<0.05)。

CuZnSOD
MnSOD活力随蝎源性抗菌肽水平的增加逐渐增加,当蝎源性抗菌肽水平上升至1.2mg/kg时达到最大值,之后活力逐渐下降,当添加水平为2.4mg/kg、3.0mg/kg时均下降显著(P<005)。

CAT
GST活力随蝎源性抗菌肽水平的增加显著增加(P<0.05), 当蝎源性抗菌肽水平上升至1.2mg/kg时达到最大值,之后CAT逐渐下降当添加水平为2.4mg/kg时下降显著,而 GST于1.8mg/kg显著下降(P<0.05)。

GPx
活力GSH含量以及肠道蛋白(IPC)含量随蝎源性抗菌肽水平的增加逐渐增加,当蝎源性抗菌肽水平上升至1.2mg/kg时达到最大值,之后显著下降(P<0.05)。

--- 中 肠 --- 
表5:蝎源性抗菌肽对生长中期草鱼中肠肠氧化参数


MDAPC含量随蝎源性抗菌肽水平的增加显著降低,当蝎源性抗菌肽水平上升至1.2mg/kg时达到最小值,之后逐渐上升,于2.4mg/kg时上升显著(P<005)。

T-AOC
含量随蝎源性抗菌肽水平的增加逐渐增加,当蝎源性抗菌肽水平上升至1.2mg/kg时达到最大值,之后显著下降(P<0.05)。

CuZnSOD
MnSOD 活力随蝎源性抗茵肽水平的增加逐渐增加,当蝎源性抗菌肽水平上升至1.2mg/kg时达到最大值,之后活力逐渐下降,当添加水平为2.4mg/kg时下降显著(P<0.05)。

CAT
GPxGST活力和GSH含量随蝎源性抗菌肽水平的增加显著增加,当蝎源性抗菌肽水平上升至1.2mg/kg时达到最大值,之后显著下降(P<0.05)。

中肠蛋白
含量随蝎源性抗菌肽水平的增加逐渐增加,当蝎源性抗菌肽水平上升至1.2mg/kg时达到最大值,之后逐渐下降,当添加水平为2.4mg/kg时下降显著(P<0.05)。

--- 后 肠 ---
表6:蝎源性抗菌肽对生长中期草鱼后肠肠氧化参数


MDAPC含量随蝎源性抗菌肽水平的增加显著降低(P<0.05),当蝎源性抗菌肽水平上升至1.2mg/kg时达到最小值,之后逐渐上升,于2.4mg/kg时上升显著(P<0.05)。

T-AOC
含量随蝎源性抗菌肽水平的增加逐渐增加,当蝎源性抗菌肽水平上升至1.2mg/kg时达到最大值,之后显著下降(P<0.05)。

CuZnSOD
MnSOD活力随蝎源性抗菌肽水平的增加逐渐增加,当蝎源性抗菌肽水平上升至1.2mg/kg时达到最大值,之后活力逐渐下降,当添加水平为 2.4 mg/kg时,下降显著(P<0.05)。

CAT
活力随蝎源性抗菌肽水平的增加显著增加,当蝎源性抗菌肽水平上升至1.2mg/kg时达到最大值,之后逐渐下降,当添加水平为2.4mg/kg时下降显著(P<0.05)。

GPx
GST活力和GSH含量随蝎源性抗菌肽水平的增加逐渐增加,当蝎源性抗菌肽水平上升至1.2mg/kg时达到最大值,之后显著下降(P<0.05)。

后肠蛋白
含量随蝎源性抗菌肽水平的增加逐渐增加,当蝎源性抗茵肽水平上升至1.2mg/kg时达到最大值,之后逐渐下降当添加水平为3.0mg/kg时下降显著(P<0.05)。

这此结果表明,蝎源性抗菌肽能通过提高草鱼前、中、后肠中CuZnSOD等抗氧化酶活力以及非酶抗氧化物质GSH含量,降低自由基含量,抑制氧化损伤,提高了肠道的健康。



   蝎源性抗菌肽对生长中期草鱼肠炎抵抗能力的作用    

抵抗肠炎病的能力能反映了肠道免疫功能,同时可用发病率的降低来反映疾病抵抗能力的增加。
蝎源性抗菌肽对生长中期草鱼嗜水气单胞菌攻毒后肠炎发病率的影响见图1。

图1:肠炎发病率


如图1所示,与未添加组相比,饲粮蝎源性抗菌肽的添加水平为1.8mg/kg时肠炎发病率达到最低,之后随着饲粮蝎源性抗菌肽水平的增加,肠炎发生率显著增加(P<0.05)。

这些结果表明,适宜水平的蝎源性抗菌肽增强了生长中期草鱼抵抗肠炎病的能力

同时,由图2可知,相比于未添加组和3.0mg/kg蝎源性抗菌肽添加组,1.8mg/kg添加组的肠道红肿和充血症状得到了明显的改善。

图2:蝎源性抗菌肽对草鱼肠道炎症的影响(箭头所示为肠道红肿情况)
  


注:以上内容截取自期刊论文:《蝎源性抗菌肽对生长中期草鱼的生产性能及肠道健康的调控作用》,该论文发表在ScienceDirect数据库《Aquaculture》期刊上。
论文链接:https://www.sciencedirect.com/science/article/abs/pii/S0044848621002477